类别
联系我们

地址: 成都市北大街100-102号东座2单元3号(二分所地址)

电话: 028-66529175

手机: 13608197694

邮箱:

联系人: 王琦

 

花点钱怎么了?《征途》土豪亲述:不能拿你的月薪衡量
发布于:2019-10-30 07:47:02   浏览:13

  在中国的游戏史上,有那么一款游戏,极具特点,且永远具有话题性,不仅是在游戏圈层,还扩散到了大众社会话题领域……

  网游《征途》,一个为后续国内一众网游打造“标配”式玩法和风格的“划时代”产品;

  老板史玉柱,一名影响力扎根于多个领域,对玩家心理率先产生突破性认知的商界奇人。

  2007年11月,史玉柱成功带着巨人网络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史玉柱带着巨人团队在纳斯达克敲钟,网络配图

  坦白说,若不是接触到了几位《征途》大R玩家,也不可能意识到他们被“冤枉”了十几年。随着《征途2》手游4月12日全平台上线的日子临近,这些“老牌大R”也似乎有着“冤屈”想要倾诉。

  他们说,虽然游戏里确实有不少“玩物丧志”的“败家族”,但那并非单款游戏独有,更不是他们这些常年扎入《征途》的固定大R的主体形象……

  “咱们这类人的游戏需求,当时只有他们最懂”

  老王算是这次咱们采访聊得比较久的一位,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住我隔壁。老王从06年开始接触征途,常年在《征途》游戏里担任一方势力的领主。而在现实中,他算是第一批淘宝创业者,经营数码分类,发展至今,早已是长期稳定的金牌卖家。

  为什么会选择《征途》?老王说,刚开始开店那会儿,尤其是工作日,都没啥单子,但又没法长时间离开电脑前。“除了玩游戏,我还能有什么更合适的选择呢?”

  老王告诉我,当年他同一时间内下过好几款网游,都是那种武侠、玄幻风的MMORPG,但1个月下来,觉得只有《征途》最适合自己。

  “《征途》是免费玩,而且画面还不错,那个年代3D游戏就是赶个时髦,除了《魔兽世界》,其他大部分的画面其实还不如一些做的比较精细的2D。”

  “《征途》有一些设定蛮适合我的,比如‘自动寻路’,像我们这种边工作边玩的,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工作会来,就算你知道,也分不出更多精力去钻研游戏。”

  “但这不代表我们这样的人就没有游戏需求了。记得那个年代的游戏,不管是单机和网游,都在吹自己的画面,剧情,打击感,策略性什么的,但我觉得只有巨人网络他们是真正懂我们这群玩家需求喜好的。”

  老王说,自己创业压力最大那会儿,除去吃饭睡觉,仅有的娱乐时间差不多就是玩《征途》了,因为《征途》可以一边看店一边玩儿,方便开始,也方便暂停。

  “这是当你到了我这样的个人打拼和生活状态下,就会感到非常满足的一种娱乐体验。学生和年轻人们理解不了,他们都觉得我们是‘人傻钱多’。”谈到这里,老王明显地露出好似“申冤”的语气。

  老王曾买了“自述”来看,里面介绍了一些《征途》的核心策划亮点。他觉得,这本书更加印证了自己的观点:在那个年代,他们这一类群体的游戏需求,只有征途系列是真正明白的。

  “那本书销量不错,我觉得《征途》玩家应该贡献不小。”老王调侃道。

  为了撰写本文,笔者也特意购买此书,里面还提到一个关键点:荣耀。

  “我们要把玩家对荣耀的需求作为玩家的首要追求来看,同时要把荣耀作为策划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摘自《自述》。

  这一点,便是像老王这一类用户能常伴《征途》的关键性因素。在游戏中,老王是常年一方势力的领主,在现实里,他经营着线上线下三个店铺,带领着一个20人左右的小团队。我曾询问他,这现实与虚拟的身份相似,是否和自己的天性有一些关联。

  “性格特质这东西,在现实里有体现,在虚拟世界里会展现的更明显吧,毕竟不会刻意伪装自己。”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当老大,没有自己的势力,没有管理、虚拟官衔、兄弟,可能我早就退了(流失)。”

  为此,我特地也征询了一位在巨人内部工作多年的朋友,他私底下告诉我,《征途》大R群体的主要构成,来自于创业经营管理者、个体自由职业者、家庭全职人士以及家底丰厚且对游戏行业感兴趣的年轻群体等。老王,包括当年RNG老板“天赐”均是典型代表。

  “现实里的钱越难赚,就越想为虚拟理想世界砸钱”

  老王说,相比于自己这些年的创业打拼经历,在《征途》里体验的,更像是自己所处现实环境的一个“虚拟乌托邦版”。

  现实里,当年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他远到上海,在不同的初创网游团队徒劳蹉跎两年,产品全部胎死腹中后,无奈回了老家。我曾问,为什么不选择去更大一点的网游公司。他说,无奈自己只是中专。“但是在当时,在我老家,这样的文凭已算是中上了。咱们那孩子读书的环境和上海可没法比。”老王回忆道。

  04~07年,正是中国三四线城市消费起步,互联网进一步普及的年代。网络配图

  在老家,老王和亲戚合伙在当地新开的数码城租了个店铺,淘宝店只是当时顺手开设。“起初是不想空闲时间都用来玩《征途》、打牌或者逛论坛,也想找点事业做,而当时搞淘宝也几乎不要成本。”老王说,即便是有更多“正经事”做,他依然不会觉得玩《征途》“不方便”,这或许就是游戏设计的精髓之一。

  “结果(淘宝)几年下来,成本其实比线下还大”。老王说,更多花钱的地方是在小二身上。

  “早些年小二还比较老实,后来盘子大了,人性另一面就(暴露)出来了,你不打点,串通刷差评、权重下调甚至封店都可能来”。老王说,“11年那会儿,有个小二突然私下推荐给我一个网络公司,说那个公司效果好,让我把店铺再优化一下。当时我‘秒懂’他的意思。”

  “他们那种团队开店、公司开店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公关费’都舍得花,直接跑到杭州当面约出来的都有。我个体户不跟他们去拼,但是钱还是得花,你不花,不进则退。”

  这里,曾经无数豪车等着接小二的地方,网络配图

  老王所谈的并非是个例,09年~12年,阿里集中打击了内部多起经济腐败行为,多名高管引咎离任。老王说,在那之后环境明显净化了,“我觉得现在的淘宝环境不错,整体上公平。”

  老王说,现实里,有生意套路,有江湖规则,有人心叵测,你会诈消费者的钱,也会有人来逼着你交钱,每一分钱都赚的不易,人累,心更累。

  “当你在这样的现实环境里赚到了不错的收入,转身投入一个理想虚拟的世界,你的花钱冲动和满足感会更加强烈。”老王说。

  “网游虚拟世界是模仿现实的生态设计,却又更多反映人性美好的一面,像是基于现实的一个乌托邦。”

  在那个被老王形容为“基于现实的乌托邦虚拟世界”里,也有势力强弱之分,有管理职级上下之分,团队与团队彼此之间竞争不断,团队内部也有竞争、冲突,需要合适的领导者通过管理手段去协调。

  “我大概是07年那会儿当上我们势力老大的,那会儿能当老大的原因很简单,我的花钱额度比他们都大,毕竟那个时候我自己做生意,销量还不错,收入肯定要高一些。”

  老王回忆说:“后来我发现不仅是花钱方面,在性格方面我也比他们更适合。能不能做老大,也要看你能不能做管理,别人愿不愿意听你的。”

  “不是钱多就行,总有花钱比你多的。”老王特地强调。

  《征途》的设计一度在社会上引发了片面误解:“花钱变强,不然就只能是蝼蚁”。后续其他一些国产游戏的设计,确实是又做了“变本加厉”的改动,但在巨人最初的理念里,是有着一些大R助中小R变强的路线设计,满足大R“荣耀感”,也保证中小R能持续投入游戏。

  “《征途》曾发生过对人民币玩家照顾过多的问题,在解决的时候,没有全方位的考虑,只是降低了人民币玩家花钱的效率,而且降得太多了,该做的工作没有做,其实解决人民币玩家的荣耀问题和他们与非人民币玩家之间的互动问题才是最主要的问题。所以我们不能想当然,要全方位地进行考虑。”----摘自《自述》。

  在老王的家族里,不同的消费阶层,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生活工作状态,玩家差异表现地非常明显。诸如老王这般的便是典型创业族大R,他们可能缺乏真正钻研游戏的时间和精力,但依然会享受适合自己的游戏,也不介意为游戏消费。

  “因为这个钱对我来说是可以接受的,而我花钱确实也在乎‘荣耀’。”关于此话题,老王的回复非常直接:“我好像天生就适合做领导者,现实中是如此,虚拟里反映地更明显。”

  “但比如我们家族里更多的人,他们不仅不会像我一样花钱,游戏心态也不一样,能有个稳定靠谱的家族团队,能在里面充分发挥作用就行。领导者,辅佐者,冲锋陷阵者,每个人性格不同,生活环境不同,适合的角色都不一样。这和现实类似。”

  “要他们像我一样投入金钱,不实际,我也反对他们这么做。”老王说,现实中的管理习惯被他很本能地带到了游戏里。

  “你不能过分干预成员,但你得留意他们的私人选择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团队。”老王解释:“这个人突然充钱大幅变强,你给不给他赋予更高地位?但你明知道他这种可能持续不了,似乎又不适合。但不论升不升,其他人可能都有想法。或者他赌气走了,也可能带走一些人。”

  “不过,毕竟只是虚拟世界,利益纠葛比现实里还是少得多,管理压力还是小得多,团队稳定性也更‘美好’。”老王说,只要多花一些责任心,游戏里也多响应他们的帮助,适当为他们花钱,他们都不会不信任你,不会像现实里那样各怀鬼胎。

  “我享受统领、管理的感觉,虚拟中的又比现实里‘美好’很多,所以我更会享受,这种感觉,你能理解我吗?”

  和《征途》大R聊《征途》,几个小时下来,免不了反反复复触碰到“钱”这个字眼。这些在现实中创业打拼,有着稳定收入的“成功群体”,为何总不免会为游戏“砸钱”?

  网上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请不要拿你的年薪,来衡量我的零花钱”。

  老王的回复也是类似。正如先前所提到的,他一直觉得社会对于游戏大R带有“偏见”。“男人玩游戏,花点钱怎么了?每个人的消费标准也不一样,你们不能拿刚毕业的年轻人的月收入,去衡量一个中年老板的娱乐开支啊”。

  老王说,真正该骂的,是那些为了游戏、玩乐,败光家底,又虚度时光的人。

  在他看来,每个人的理财观、消费观都不一样,不论节俭还是大手大脚,都不一定和一个人的赚钱能力直接挂钩,收入相对不高的群体里,也有相对节俭与“挥霍”。

  “我是这样想的,收入的提升就要反映在生活质量的提升上,我20多岁时只舍得买1000的手机,现在我就会在4000元以上的价位里选择。玩游戏也是一样。这是我的消费观念,也是我给自己的奋斗动力要求之一,自己的生活质量一定要一直变好。”

  在老王的认知里,或许也是在很多创业者的认知里,只会节俭和只会花钱的,都当不了成功的老板。不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那个被定义为“基于现实的虚拟乌托邦”的《征途》,老王都本能地走起了“舍得花钱同时又精打细算”的路线。

  如今的老王,已经有了自己的注册小公司,他还为自己的线下店铺开起了“网上联系上门维修电脑”、“租实体游戏体验”等业务。事儿多了,他在电脑前的时间也少了。人到中年,他也想到处看一看,走一走。他说,趁现在钱还不用怎么花在看病上,又比年轻那会儿多了一点时间,多给人生一些丰富色彩。

  这样的生活节奏下,老王非常自然地加入到了《征途2》手游之中。老王说,这几年其实都没啥时间久坐电脑前,但通过《征途2》手游回归,并不只是因为移动设备的便捷优势。

  正如《自述》书里所谈的,《征途》是游戏内容导向,吸引住了玩家,那些玩家就是游戏最好的营销传播媒介。

  “这手游2D,而且做的很精细,我觉得它的画面实际上比市面上很多粗糙的3D国战手游都强,这还是和十几年前一样。游戏里还带有随时随地的拍照模式,你就知道这游戏的2D做的有唯美和舒服了。” 老王自发地跟我介绍起《征途2》手游。

  更重要的是,《征途2》手游对以往的国战核心玩法进行了不少的创新与突破:这一代的游戏告别了传统国战人海战术,整个过程不但要让本国勇士精神振奋、无惧杀敌,本国国王、家族族长也需要配合指挥官,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拉响“国王令”或“家族令”,调集不同规模的人马,使战局更加变幻莫测。这让老王这样的老玩家感到无比兴奋。

  在当时,我禁不住也问了他一个略带广告嫌疑,但却又是发自内心好奇的问题:如今那么多国战游戏,为什么还是选择《征途》?

  “一个因为情感回忆和过往的游戏关系,二嘛,我觉得国战和玩家‘虚荣心’这块,还是《征途》最懂我。可能也因为我还是更喜欢那种感觉”。

  最后,老王邀请我也一起去《征途2》手游,说是愿意花钱罩我。说罢没多久,正当我还在想着用怎样的说辞以体面拒绝,他自己先笑了:

  “哦,抱歉,忘了,你还没到咱们那个年纪和生活状态。你对于‘游戏荣耀’的定义和追求,我猜是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我会心地一笑:“不同的生活状态有不同的游戏需求,90后也不年轻了,距离我们的‘游戏荣耀’追求一致,也近了……哦,我是说,距离4月12日手游公测,也近了(套路式地笑)。”

  从《控制》感受光追与DLSS技术 PC游戏悄然进入新世代关口?

  直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全球首发式:还原电影又独具风味

  如果干工程挣了300万,这4款车你会选哪一款?据说土豪都选图2!

  月薪过万的90后, 大部分都是做什么的?

  佛山征途淋浴房配件城互联网+采购中心模式2018正式启动